欢迎访问渭南市对外经济技术合作局(外事办)官方网站!   手机版    |    网站地图

当前位置:首页 -> 专题专栏 -> 招商文苑

“时空”变“局”

时间:2021-08-19 13:14    浏览:424次    [打印] [关闭]

地理、地域,与历史、年代,在时间与空间里,转换、转动。这是抓产业经济,必要的历史观。这说到底,是人类历史发展的时空变换。

1400年前的长安,封建制的唐朝,华族强盛的农耕生产力,造就了空间的盛世文化和灿烂文明。今朝的西安,改革开放的大潮,曾长时间对世界空气有点闻不知味(世界知西安,而西安未知世界),因生态优越及农业富饶而无生活之忧、生产之忙。

在历史时间轴上,唐朝共历21帝289年,古长安在广域上实际上是一个大中原地区,成为国力最强、贡献最大、历时最长的王朝之一。而今,沿海的产业文明,不可逆转地替换了内陆的农耕文明。这势,是全世界“合和熔融”大洋大潮,在海岸波涛汹涌,向内陆浸染滋润。

渭南在大西安的域中,在时空转换、斗转星移中,思想意识、认识似乎是被定格在那种农耕时代的“畅想”里,过着“最中国的年味”,迈开“梦回唐朝”与“追赶超越”的太空步。从外走到里,好像还是一片没有完全被现代文明“践踏”过的天地。

开放,把世界风吹了进来,也把中国风带了出去。东南沿海先知先行,北上广深,江浙闽,粤港澳及大湾区,加上长江经济带,产业空间开始在“一带一路”指引下已走向战略纵深。沿海大半圆+长江一条带+大关中及大中原城市群,意象出产业全局图景:如拉开的弓、箭在弦上。

而,江浙沪构成的长三角,如箭头。西安与重庆、成都构成的西三角,如箭羽。京津冀协同区、粤港澳大湾区,如箭杆的两端,把东南沿海连成一体。中部、中原、关中,如拉开的弓弦,蓄势待发。这种,意象架势和动感姿态,是我们特有的认识,不一定对,但能说的圆通。这是形,更是神,说通了很受鼓舞。陕西在力道上,西安是核心,要把“藤蔓”伸出来,渭南是热土,要把“种子”长出来。先进制造业+现代服务,在沿海之“富地”,应用+消费,就要在内陆之“穷地”,如此一来,既是成果共享,也是扩大内需,还是协调地域平衡。

新时代感召:秦地要向向勇立潮头者看齐,向迎潮赶上者学习。地域化的位差,形成了由海港向陆港、由外向内的强大渗透力,在空间上形成沿海产、内陆销的产业布局。实际上,就是这样既竞争又共生。 

所以老说,地域间差距,主要是思想观念,我看还不一定对,从历史进程演变上看,往往多半是时间与空间的交集点,决定了一个时代一个时期的战略取向。它,始终是人不断追求美好的生活模式、活动方式,在驱动新变。

新时代感召:秦地要向向勇立潮头者看齐,向迎潮赶上者学习。地域化的位差,形成了由海港向陆港、由外向内的强大渗透力,在空间上形成沿海产、内陆销的产业布局。实际上,就是这样既竞争又共生。所以老说,地域间差距,主要是思想观念,我看还不一定对,从历史进程演变上看,往往多半是时间与空间的交集点,决定了一个时代一个时期的战略取向。它,始终是人不断追求美好的生活模式、活动方式,在驱动新变。

说清这些,很有必要,就会在理念和意识上理解产业、谋划产业、发展产业,这是很有意义的一件事情。起码,对供给侧结构性改革,就会有更深刻的认识,这个也很不容易。

对产业有种认识,穷地穷人要做富地富人的供给侧,进行自改自新。2月21日,在研讨新能源汽车项目的招引政策,实际上是渭南小弟与西安大哥在竞争。我们提出,换位思考、摸准富地企业的痛难点和柔软处,进行政策研发,比如产业工人、物流联运、应用推广等,从产业链、降成本及释放产能等方面进行创新供给,真诚与之缔结命运共同体。不要穷大方,更不要与西安大哥试比高,而要统筹西安科创及服务资源,用这一个项目把西安与渭南搞成个“头、身”连体,“腿、脚”协同。

穷地的思维,往往是堵死别人、唯我独尊,对待政策也是非左即右、死板硬套。一个地域、一个城市没有包容,就没有了产业土壤、营商环境,就落不住种子,就招不来、留不住企业。没有环境的招商,排他而不利他,有可能就是收“祸”。对待企业,特别是民营企业,特别是民营本土企业,工作中多一些起码的尊重,尊重起码的事实,就是改善环境、优化生态。